我很不好吃

【也青/相声】五官争功

妙啊

🍁泼了枫糖浆の灯泡💡:

💡改编自1987年春晚群口相声作品《五官争功》  毁原作系列  超绝ooc且深井冰(?)  慎入(


大家过年好!!!过年就是要听相声(???)在这里一个相声送给大家 看完后请不要殴打作者x



王也:各位父老乡亲,大家过年好啊!新的一年祝大家心想事成,每天都像我一样开开心心!(观众鼓掌叫好)诶,您问我怎么这么开心哪?那哪能不开心呢,我今天可谓是双喜临门!这第一喜是我爸给包了红包当压岁钱,兜里终于不只有硬币压底了;第二喜便是我终于不再是……


眼:哟!这不是王道长嘛。过年好啊!


王也:诶,过年好哇!


眼:您还认识我吗?


王也:看着有些面熟,可惜想不起来名字了。请问您贵姓啊?


眼:您连我都不认识啦?我姓眼,叫眼睛!


王也:原来是眼先生,好久不见哪……(小声嘀咕)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取名都这么奇葩……


耳:哎,王道长!你搁这儿嘀咕啥呢,我可全听见了!


王也:您听见啥啦?


耳:我听见您说我们年轻人取名奇葩。这我可就不服气了,我们的名字可都纯朴着呢。再说您不也是年轻人吗,怎么说话跟个老头似的?


王也:怎么说话的呢…您又是哪位啊?


耳:我呀,姓耳,叫耳朵!


王也:…哟,这名字还真是纯朴得紧。等会是不是再来一个叫嘴巴的,咱们就能凑一桌麻将了。


嘴:嘿,谁叫我?


王也:怎么,您是嘴巴啊?


嘴:还真是!我呀,就是您这嘴巴!(伸手摸王也嘴巴)


王也:诶嘿嘿!(摆手)这咋还上手了呢?我这嘴金贵着呢,摸坏了你赔得起吗。


嘴:道长这么说我就高兴了,看来我果然比这两位重要啊!(手指眼睛和耳朵)


眼&耳:诶?!


王也:不是吧,这么说,您还真是我这嘴巴?


嘴:可不是嘛!您要是去当个神棍可全靠我这张嘴!


王也:我从来没想过要当神棍!…这么说,你们也是我的眼睛和耳朵?(手指眼睛和耳朵)


眼:是是是,您这美丽的黑色大眼睛就是我!


耳朵:没错没错,平常可不就是您用我听风吟嘛!


王也:我可没诸葛青那么八卦!


眼&鼻&耳:一家人干一家事嘛!


王也:行啦,你们仨别耍我了。这建国后五官不许成精,你们却一个个从我脸上跑下来,是想造反还是咋地?我好歹是个道士,可别拿这话唬我!


嘴:您这叫什么话!我们此次前来,只是想和您谈谈。


王也:哎哟,我的五官还专程跑下来和我谈谈,莫非我平常亏待你们啦?


耳:这倒没有,只是最近有一件大事,我们几个一定要好好分一分功劳。等鼻子来了,我们就开始!


鼻:哎哎,我来啦!


王也:嚯,最后一位鼻子姗姗来迟啊。


鼻:哎,我难哪!这眼睛只需跟在您的背后,自然第一个到;这耳朵听着您脚步的声音,倒也不难跟上;嘴巴麻烦点,但动嘴问问路还是很容易找到您的。只有我有苦说不出啊,只能循着您的气味一路闻过来,这才找着您!


王也:…怎么回事,我还有气味咋地了。


鼻:诶,您别误会!不是什么狐臭口气之类的(王也作“土河车”口型)您哪可谓是仙气飘飘,走在路上带起的一阵风都带着香味!


王也:这咋还有香味了?是什么样的香味嘞?


鼻:我数数啊——枸杞、菊花、红枣、银耳……


王也:这么养生的味道啊!敢情我跟个公园里闲逛的老大爷似的!


眼&耳&嘴&鼻:可不是嘛!


王也:去去,怎么一个个埋汰起我来了。说吧,你们找我有啥事嘞?


眼:我们首先要恭喜王道长!


王也:我有啥好恭喜的?


耳:这不是恭喜您双喜临门吗!特别是第二喜,实实在在值得特别庆祝一番!


王也:嚯,这耳朵尖的,连这都给听去了。


嘴:是啊,王道长终于摆脱了打娘胎里出来就保持的单身状态,成功泡到诸葛青,我们哥四个特地来祝贺一番!


王也:虽然这话咋听着咋别扭…不过还是谢谢你们啦!这事和我的个人努力也有关系,当然主要是因为我俩情投意合……


眼&耳&鼻&嘴: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


王也:怎么就不爱听了?


眼:我的功劳呢?


耳:我的苦心呢?


鼻:还有我的努力呢?


嘴:就是,我的贡献呢?


王也:这你们也要争啊!


眼:怎么不争!我们今天就是特地来说这事的!


嘴:你们俩最终走到一起,和哥几个的支持都脱不开干系!


鼻:就是,你俩谈恋爱,我鼻子算是做了头功!


王也:你怎么就头功了呢?


鼻:我问您,我是不是您脑袋上唯一管着命的器官哪?


王也:这倒是,您要是不工作了,我就得去见祖师爷了。(笑)


鼻:那可不!您说要是连命都没了,还谈什么恋爱啊!


王也:说的在理。


鼻:更何况,我对您的恋爱也做出了巨大贡献啊!


王也:您说说。


鼻:您想,每次约会的时候,您是凭什么最早知晓诸葛青的到来的?


王也:…怎么的,老青身上也有味了?


鼻:哎,您忘啦!诸葛青不是喜欢往身上喷点男式香水嘛,特别的……


嘴:特别的骚包!


王也:嘿,我这嘴怎么说话的呢?


嘴:这不是把您心里想的直白点说了出来嘛。


鼻:是吧,总之就是您每次约会,眼睛还没看见人影,耳朵还没听到脚步声,我这鼻子就已经闻着香水味儿了。您才好摆正坐姿,掖巴掖巴衬衫,准备接下来该说啥啊。


王也:我跟老青约个会怎么跟和联合国谈判似的……


鼻:瞧您说的!总而言之,我鼻子是最重要的,我在这五官中应该排……


眼:胡说!


王也:您有意见哪?


眼:意见大了!要我说,我对于王道长的恋爱才是劳苦功高呢!


王也:您又有什么功劳啊,我都想不起来了。


眼:哟哟哟,瞧您忘的!平时也没少用我瞅诸葛青脚踝啊!


王也:…我没事总盯着人脚踝干嘛!


眼:人脚踝白啊!细啊!大冷天裹得那么严实的时候露一节脚踝,显得格外诱惑有没有!


王也:我这眼睛说话的措辞和嘴巴一样糟糕啊。


眼:还有人家漂亮的脸庞,飘逸的青发,完美的身材……没了我您哪样能欣赏到了?


王也:这倒是实话。


眼:更何况您昨晚上把人家全身上下看了个遍……


王也:咳,咳咳!停!这么多小朋友在场呢!


眼:我这不实话实说嘛!昨天情人节,干柴烈火的,大家都能理解。但您说说,我眼睛在这方面是不是最重要的?


王也:是是,您最重要,您可别再说了……


耳:净睁眼说瞎话!


王也:怎么啦又?


耳:就他眼睛贡献最大,不关我耳朵什么事啦?


王也:是,您贡献也挺大的。


耳:那怎么叫挺大呢,明明是最大的!我问您,没了我,诸葛青那一句句撩人的甜言蜜语您是不是都听不到了?


王也:还真是,虽然他也没跟我说过什么甜言蜜语……


耳:再者说,你俩行房事的时候那一声声低吟喘息,是不是都靠我接收呢?没了我你俩少了多少情趣……


王也:喂喂喂!怎么又拐回这个话题了!


耳:你别想岔开话题!你俩有什么猫腻我老早就知道了!今儿个你要是不承认我的地位,我就一个个给说出来!


王也:我,我俩有什么猫腻啊……(心虚)


耳:就说碧游村那次,两个大男人一间屋子干了什么,以为我没听见吗?


眼:哎哟!这耳朵可好好说说,当时黑灯瞎火的,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呢。就瞅见第二天诸葛青好像过敏了。


王也:诶嘿嘿,别无视我讨论这种话题啊!!


鼻:原来诸葛青和男人睡过敏是真的。


嘴:那可不,这事就是我干的。


王也:你怎么也插上话了?


嘴:我实在忍不了了啊!王道长,他们都在争自己功劳最大,而我的功劳才是数都数不清啊!


王也:比如说?


嘴:比如说诸葛青是怎么过敏的,需要我详细说说吗?(观众:好!!!)


王也:别别别,打住打住。咱换个话题好不?


嘴:还有您每次家暴,没有我您能念出那土河车的名儿吗?


王也:其实吧,不念名字我也能发动……


嘴:那不是让您装装样子嘛!您还真舍得揍诸葛青?


王也:您别说,我还真舍得……


嘴:…行吧,那再比如说你俩谈恋爱最重要的步骤,亲亲这儿亲亲哪儿,还不得靠我吗?诸葛青那小兔崽子还咬人,我可从来没说过什么!


王也:…得得得,您最辛苦,您嘴下留情吧。祖师爷在上,您可饶了我这嘴吧!


鼻:诶,王道长,您言而无信啊!怎么转眼又顺着嘴了?


眼:行啦,鼻子。除了嘴巴以外,诸葛青最喜欢亲的就是你啦。你捞着的便宜够多了,别要求那么多!


鼻:那你看!我累死累活地工作,到头来还没有嘴巴过的舒服!


嘴:你们就看见我的好啦!你们老觉得什么好东西都往嘴里塞了,就是没看见战场上我吃了多少头发啊!!


王也:呃,我这发型确实是有点……


嘴:还有耳朵,你不错啦!昨天情人节那一句“我喜欢你”,不就是说给你听的?


眼:没错没错,嘴巴说的太对了!


嘴:眼睛!你最好啦。每天晚上那几个体位不就是为你变的?


王也:看来我已经无法阻止他们了……


眼:你光瞅见我的好啦!每天早上,我还要在镜子前被迫忍受王道长的直男穿搭你怎么不说了?


王也:我的穿搭怎么了!!


嘴&眼&耳&鼻:总而言之,我最辛苦!我的功劳最大!


王也:得嘞,你们可别吵了……


嘴(青):哟,这咋这么热闹呢?


王也:唉,难办哪!您又是哪位?


嘴(青):我是嘴巴。


王也:…怎么回事,我还有俩嘴了?


嘴(青):我可不是您的嘴巴!我是诸葛青的嘴巴!


王也:嗬,老青的嘴巴也跑下来了!那老青他人呢?


嘴(青):搁那儿撩妹呢。


王也:哟,撩妹哪。(微笑卷袖子)哪儿呢……坤字!


嘴(青):哎哟,求求道爷您手下留情!我这就把他去叫回来!


王也:我教训老青,你抖什么呀。


嘴(青):这能不抖吗,您发土河车,是塞进我嘴里头啊!!!


(鞠躬,下场)


——END



评论
热度(146)

© 我也不晓得叫什么好所以就乱打一些吧越长越好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