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不好吃

黄尘落水三山

楔子

三皇子张谨修六岁,生得水嫩,圆溜溜的眼镜眨呀眨像是天上闪一闪的星子。

此时他正和大皇子张谨熙在莲清池旁的小亭子里玩耍。

这池子历经两朝快三百多年光景,里头的莲花开得盛,一朵一朵紧密地挨着,翠色的叶也是层层叠叠,上面还滚着几粒晶莹圆润的水珠,风一吹便又随着水纹轻轻晃荡,还散出点清香的味道。

“皇兄,你也吃点桂花糕吧。”张谨修拿起一块淡黄色的小糕点,笑咯咯地往自己皇兄那边凑,看样子是要亲手喂他。八岁的张谨熙也不做扭捏,接下了自家弟弟的糕点赞道:“三弟给我的点心就算不尝,也知道是美味的。”他笑眯眯地咽下那糕块儿。那糕块儿入口清爽细腻,微甜,桂花香味在唇齿中流转。

他对着谨修笑了笑,那孩子不由得愣了愣。

张谨熙身着白色锦袍,上面的卷云纹绣得也好看,在风的轻抚下仿佛是流动了起来,衬得唇红齿白的他更添了几分俊逸。

“怎么又走神?”张谨熙笑着捏了捏那张微红的脸,软软嫩嫩还有点肉嘟嘟的自是手感极佳。

“啊...没事没事,皇兄你别捏我脸啊。”张谨修稍稍别开了头却也没远离张谨熙身旁,小声嘟囔着,“夫子今日又夸你文章做得好了,我......”

张谨熙知道自己弟弟好动不好静,只有在父皇面前才能安静一会儿,每日夫子讲课时这孩子就忍不住做点小动作,悄悄地东看看西望望,时不时还在纸上图画些小玩意儿,夫子自是知道不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。谁又知这小娃好胜心强,每次听到自己受表扬也都要来找自己说几句,已是习惯了。“修儿岁小,还是要读读诗文策论的,否则以后都没有人和我和诗论事了。”

张谨修低着头不做言语,似是想着些什么。

“记住皇兄今日的话了吗?乖,修儿不会让皇兄失望的对不对?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了!”张谨修星眸明亮,认真地盯着面前的人。

“好,那我等着看你以后的表现。今日也不早了,我便先回去了。”说罢起身,和张谨修再说了几句后便回了泰华宫。

张谨修一人呆在这小亭子里也觉得无趣,看着和煦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,还有几尾锦鲤游来游去,懒散地摆动着自己的身子,停停歇歇。他捏着些饼屑撒向池中,那些鱼儿只凑过去看了看并未多加理会又游走了。

这可气着了我们孩子心性的三殿下,他气冲冲地指着身边的一个侍卫道:“你,下去把那鱼给捉上来!”

这可苦了那年轻侍卫,他本想开口劝劝的,没料到又听到自家主子的一句狠话,无奈只得挽好衣裤下池子捞鱼去。

池子里水还是有些冷的,但谁叫自家主子的命令又不可违抗呢,侍卫咬了咬牙继续向池中走去。

那些鱼儿也机灵,感觉到有人来了便纷纷躲在了莲叶下水草丛中,只偶尔露出一点点尾巴或者脊背,若不是因为那显眼的眼色,完全不能发觉。

水漫过那侍卫的腰,侍卫感觉有点冷,禁不住颤了一颤。

张谨修早从小亭子里出来,站在池边看着那侍卫的动作。他心里其实有点后悔,自己为什么会为了几条鱼而做出这般任性的事来。但木已成舟,只得强撑着大声说道:“你动作快点!”

侍卫咬了咬呀,只得强撑着弯腰朝水中伸手探去。好几次他都感觉滑不溜秋的雨从自己掌中溜过,可就是抓不到。听着耳边三殿下的催促,不由得着急,脚下不稳,摔了下去!

张谨修懵了,瞬时没了声儿,旁边的太监宫女侍卫也懵了。

“喂!喂!你没事吧!你……你快上来啊!”

“你……你别死啊!快……快回答本殿下!”

“你别吓我……”

不算张扬跋扈就是有点小调皮的三殿下声音里带了点哭腔,眼睛也红了起来,他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他依稀记得这个侍卫从他三岁的时候都跟在他身边,一天不落。虽然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对话,可是亲眼看到自己每天见到的人淹死在池塘里,天性纯真的小孩子感受到的只有恐惧和内疚。

“殿下,殿下,哎呦殿下啊你别哭了,你看林侍卫他没事啊!”张谨修身边的严公公说道。

张谨修揉了揉眼,的确看到那侍卫从池中缓步走过来才放了心。

那人衣裳全湿了,头发也是湿淋淋的,脸色有点苍白。当他踏上岸,水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地上。

“属下无能,没抓住鱼。”那侍卫将手摊开,一枚玉佩出现在他的掌心,“倒是无意中捡到了这个。”林侍卫倒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定定地看着张谨修。

张谨修被刚才的一系列的事吓住了,这是也看出这人也就十七八的年纪,无非身形修长,心里的愧疚让他放下了自身的面子。“无妨,这次我也有错,你快随我回宫去换身衣服吧。严公公,我们回怡和殿!”他伸手抓住那玉佩,也未仔细看就塞到袖子里,一行人匆匆忙忙回了怡和殿。

没人留意,池中的莲花一朵接着一朵谢了,池里的那几条锦鲤好似不安,游了几圈,吐了好些泡泡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我也不晓得叫什么好所以就乱打一些吧越长越好咯 | Powered by LOFTER